冬季到兵团来看雪

发布时间:2021年01月25日 信息来源:​兵团日报 编辑:兰君
【字体: 打印本页
作者:徐戈

01

爱“心”羊群 (摄于十二师一〇四团) 田园 摄

02

团场人家(摄于十二师西山农牧场)  田园 摄

03

通往团场的路 (摄于九师一六八团) 查高山 摄

04

两个小可爱 (摄于八师一四三团) 杨子江 摄

05

泼水成冰 (摄于十师一八三团) 兵团日报记者 陈洋 摄

06

蓝色秘境(摄于九师一六八团) 谢民 摄

“一池浓墨盛砚底,万木长毫挺笔端。”这是郭沫若先生当年留在天池的诗句。天山雪松,遮天蔽日,苍茫无际。只有它,才配得上绵亘的天山。雪松站满峡谷阴坡,如同列阵待命出击的长矛骑兵。在山谷间,它们聆听着风的脚步,为峰峦站岗放哨。

冬日大雪之下,雪松银装素裹,连睫毛上都挑着雪花。山舞银蛇,原驰蜡象,这就是伟人笔下诗词的最好写意。在新疆,在兵团,冬天就是如此壮美与肃穆。

当然,除了雪松,还有更多让人惦念的事物。譬如,在通往团场的主干道两旁,高大的杨树挂满雾凇,穿行其间,顿生错觉:这雾凇长廊犹如一道门帘,那头是他乡,这头是故乡;譬如,静谧的水库,破冰浮现。在西北,水库就是南方的湖泊,它不仅提供生命之水,还是孩童冬日的欢乐源泉——“爬犁子”划过的是他们年少时光和对故乡最初最真的记忆;譬如,漫天飞雪,连队被笼罩在一片白茫茫之中,只有一排排房屋、一片片树林、一行行炊烟、一条条马路显现不一样的颜色,雪过天晴,人们穿着厚厚的衣服,在门前屋后“砍雪”,铁器与大地碰撞的声音,传出去好远好远。

来看看兵团、看看美丽垦区吧,看看这里的冬天有多美,看看这里的北国风光,看看这里坚守边陲的可爱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