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背上的白衣天使

——六师北塔山牧场畜牧三连卫生员乃孜古丽·开维的故事
发布时间:2021年02月23日 信息来源:兵团日报 编辑:贾蕾
【字体: 打印本页
作者:谌慧

1

2月8日,乃孜古丽·开维(右)在牧工家中宣传健康防疫知识。盛凡 摄

“张嘴,舌头压低,啊……”2月8日,六师北塔山牧场畜牧三连卫生员乃孜古丽·开维在为牧场牧工进行核酸检测。

北塔山牧场海拔3287米,气候干旱寒冷,自然环境恶劣,这里的牧业点面广、点多、流动性大。

“在我很小的时候,北塔山牧场还没有医院。那时,我的父亲是牧场的医生,我的童年就是在看着父亲为不同的人治病中度过。牧工们淳朴善良,大家对父亲十分敬重。”乃孜古丽·开维告诉记者,在她心中,白衣天使就是父亲这般模样。

受父亲影响,1990年10月,乃孜古丽·开维成为北塔山牧场医院的一名护士。凭着一份坚韧和执着,她扎根牧区为各族群众服务,一干就是30年。在这30年时间里,乃孜古丽·开维凭着一个医务工作者对群众的深厚情感和强烈的责任感,把牧工的健康作为自己最大的幸福,与牧工结下了深厚的情谊,被大家誉为“马背上的白衣天使”。

乃孜古丽·开维还记得,刚工作时,当时的北塔山牧场医院院长李梦桃对她说:“我们这里缺助产士,你是这批护士里专业素质最好、最勤奋的,以后就跟着我学习助产吧。”

那些年,李梦桃走遍了北塔山牧场的每道山岭,累计行程26万多公里,救治病人2万多人次,接生800多个婴儿。在李梦桃的帮助与指导下,乃孜古丽·开维逐渐成为一名合格的助产士。

2000年的一天,乃孜古丽·开维赶往山区的一户牧工家问诊,路上遇到一辆小轿车,车里有一名临产的孕妇,孕妇在赶路途中开始分娩,当时孩子已经出生,但胎盘还没有娩出。

“当时车里都是血,产妇因为严重失血快要休克。前往医院的路还有200公里,产妇肯定挺不到那个时候。”乃孜古丽·开维当机立断,决定用手剥离胎盘。

拿出医疗包里的医用手套,快速戴好后,乃孜古丽·开维将胎盘从子宫壁上剥离,再缓缓取出。取出胎盘后,乃孜古丽·开维又检查产妇子宫内是否有残留物。之后,她用另一只手按压产妇的肚子,帮助子宫恢复。“最后总算是母子平安。直到现在,这一家人见到我都十分感激。”乃孜古丽·开维说。

在北塔山牧场,许多牧工的子女都是乃孜古丽·开维接生的,那些由她亲手接生的孩子会用哈萨克语亲切地称呼她“脐带母亲”。

乃孜古丽·开维笑盈盈地说:“这两年,我很少做助产接生的工作了。一方面是因为我年纪大了,没办法像年轻时那样天天往山区跑,另一方面北塔山牧场的条件越来越好了,路修好了,牧工们口袋里也有钱了,孕妇早早就住进医院待产。”

现在,乃孜古丽·开维又在疫情防控一线忙碌,进行核酸检测、宣传防疫知识……忙得不亦乐乎。大儿子对她说:“您辛苦了一辈子了,我把您接到奇台县,您好好享享清福吧。”乃孜古丽·开维回答说:“我还不能离开牧场,我要继续在岗位上发光发热,直到干不动的那天为止。”

采访手记

医者仁心,大爱无言。六师北塔山牧场畜牧三连卫生员乃孜古丽·开维像她的老师李梦桃一样,扎根在自然条件十分恶劣的北塔山牧场,全心全意守护牧工的生命健康,迎接了一个个新生命的出生。

在乃孜古丽·开维眼里,生命健康高于一切。从前的北塔山牧场没有长明电,她就点着马灯和蜡烛打针、输液、接生。医疗条件差,牧工生完孩子后无法娩出胎盘,她就戴上手套,徒手剥离胎盘。患者遇到的问题,乃孜古丽·开维想尽办法一一解决。

近年来,随着兵团民生投入越来越大,牧工的生活发生了很大变化,享受到了现代文明,就医条件也得到很大改善,实现了“小病不出连,大病不出场”。为牧工服务了一辈子的乃孜古丽·开维依然舍不得离开工作岗位,她说“要工作到干不动的那天为止”。

在兵团基层连队,像乃孜古丽·开维一样的医务工作者还有很多。他们寻常又不平凡,用一个个小家的聚少离多,换来无数家庭的团聚。他们普通却又坚强,始终把群众的生命健康放在首位,他们是群众心中最美的白衣天使。